主页 > 英超 >

穆里尼奥专访:我被区别对待了,想去感到快乐的俱乐部

/2019-02-28 20:44

  虎扑2月26日讯西伦敦电视工作室的一个小房间里,穆里尼奥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将注意力集中在正在播放联赛杯决赛的屏幕上,之后他将走到摄像机前,面向西班牙观众解释两位主教练的战术。

  穆里尼奥一直对解说评论员和应该如何去做有着很强烈的看法,但现在他正在为DAZN电视台所做的事并不会发生改变,这家西班牙电视台转播英格兰的足球比赛。穆里尼奥相信,相比评论现在应该如何去做,解说员的工作更应该是解释教练的战术和意图。他说他喜欢看网球和F1比赛,他发现自己对比赛的细节或竞争的过程着迷,而他对这些体育运动知之甚少。 “安娜贝尔-克罗夫特,多好的解说员,”他说。 “哇,马丁-布伦德尔。当我听他们解说的时候,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现在他有时间做解说,12月18日他与曼联结束了合作,据他自己说,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在18个月的任期内没有赢得任何奖杯。穆里尼奥进行访谈的时候,电视工作室屏幕上的图表提醒我们,他已经四次赢得了联赛杯冠军,并列排在联赛杯历史第一位。如果算上社区盾和超级杯,他总共赢得了25座奖杯,此前他担任罗布森和范加尔助手的时候也曾获得冠军。

  他很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他会记下比赛中的关键时刻,讨论哪些镜头应该配合分析反复播放。他像一个球迷一样观看了比赛,他从不隐藏对某个特别的人的钦慕之情。“坎特是现象级的球员,”当坎特阻挡了另一次曼城的进攻时,他赞许地低声说道。穆里尼奥很愿意聊天,这次采访并不是任何形式的宣传义务,这位前波尔图、切尔西、皇家马德里、国际米兰和曼联的主帅看起来很放松。

  然而,毫无疑问,曼联的结局非常糟糕,他离开之后球队复兴,这并没有在他身上产生太大的反应。穆里尼奥似乎接受了这一点,正因如此他花费时间回顾自己最近的执教生涯。他不是一个沉溺于遗憾中的人,他的反思更多地关于他的下一份工作和下一家俱乐部。

  “过去人们常常说,失败会让你学到更多,也许这话有一些道理。我觉得胜利是我的自然栖息地,这是我第一次在18个月里没有赢得任何奖杯。有些人18年都没有赢得任何奖杯,而我18个月没赢下任何奖杯。现在我有时间思考、反思,试图理解一切,并尝试着为即将到来的下一份挑战做好准备。我知道一切即将到来。现在它还没有到来,因为现在出现了的我不想要。”

  还有另一个展望未来的理由,因为穆里尼奥不准备谈论有关曼联的具体细节。显然他和俱乐部之间有一份协议,他希望尊重的这份契约,而且协议的内容不仅仅关于商定的解雇方案。他说他从未谈论过任何此前所执教过的俱乐部。“这种事,”他说:“毫无意义。”但他同样坚持认为,这并不是他在足球精英执教领域的终结。“当工作再次到来的时候,”他说:“我希望自己充满欢乐、活力和知识”。

  他已经拒绝了一份不符合自己雄心壮志的工作,他要在最顶级舞台攫取奖杯。他开玩笑说,这份曾在讨论之中的工作邀请非常诱人,“我会很不好意思告诉你我拒绝了”。现在他已经56岁了,他的足球生涯可以追溯到30年前,从在训练场和边线上的表现到如何判定资格,他已经改变了足球管理的面貌。那么他想要什么?起初,他通过谈论俱乐部的野心来回答这个问题,但随后他纠正了自己,将雄心放在了优先考虑的第二位。最重要的是,他想去一家让他感到快乐的俱乐部。

  “我不想发生内部矛盾,”他说。“我想要内部的同理心。然后把冲突留到周日的球场上,与一个想要从你手中偷走三分的对手战斗,这才是斗争的时刻。”

  他甚至有了一个新词:“结构性同理心”。“我不知道这个从葡萄牙语翻译成英语的词是不是不太好,但要注意这两个词,‘结构’和‘同理心’。我想与结构性同理心一起工作。俱乐部是一种结构、一种复杂的结构,其中管理者是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他不是结构本身。”

  “我想在一家有着合适结构的俱乐部工作,我不想在一家思想结构不一致的地方。人们有时会说‘这位主帅不喜欢与足球总监合作’,‘这位主帅不喜欢与首席球探合作’,‘这位主帅不喜欢与老板合作’,‘这位主帅不喜欢与主席合作’。在我的执教生涯中,我一直在各种可能的环境里工作。最成功的状况产生不是因为结构,而是因为结构中的同理心。”

  “一起合作得很好的人,是拥有相同想法的人,这是最根本的。现在这一代球员不仅仅是球员,而是一个整体。有球员、球员家人、经纪人、随行人员、沟通主管,有时还会有球员个人的医疗人员,在极端的情况下,甚至会有他们称之为‘私人健身教练’的人。当你拥有一名球员的时候,你会同时拥有所有这些令人分心的人。如果俱乐部的结构没有同理心,你会陷入非常多的矛盾之中,导致工作的进行真的非常非常困难。”

  正如此前所提到的,穆里尼奥不准备谈论特定俱乐部的特定个人。但随着他变得越来越激动,那个熟悉的声音在我们坐着的这个小小的绿色房间里响起,我们很难不把这些话与最近发生的事联系起来。

  自他在家乡的塞图巴尔担任青年队教练以来,穆里尼奥一直保持习惯记录着每次训练、每场比赛以及每一次关键的学习节点。2004年当他第一次来到切尔西的时候,他开玩笑说有朝一日他的小儿子何塞将继承他的工作。现在小穆里尼奥19岁了,准备上大学,他有意在未来某一天从事体育活动,他父亲所提出的接掌顶级俱乐部的提议依然可行。最新的一章可能是最迷人的,因为老穆里尼奥正在开始对自己的教练生涯进行全面的审查,他所提到的包括针对他自己与教练团队的“领导概念”、战术和“方法论”。

  “有些事情让我思考了很多,学到了很多,并尝试着回答很多的问题。举个例子,我对领导者一直以来的看法。当你谈到历史上的领导者时,你会想起许多人类历史上难以置信的负面领导者。但当你谈到足球的时候,你会把领导者与积极的领导相联系起来。但负面的领导者也是领导者,并不是说你的成长道路上所遇到的每一位领导者都是一位积极的领导者,会帮助你实现目标。在人生道路上你也会遇到负面的领导者,他们和正面领导者一样多。这些情况都是我必须要让自己做好准备的。”

  我建议他的下一份工作中不要再让自己身边有任何负面的领导者。“有可能遇到他们,”他耸耸肩,“谁知道呢。”

  我们讨论到一家新俱乐部对他敞开大门的可能性。自2004年离开波尔图以后,他一直只为欧洲足球界最顶级和最富有的球队工作。但他并非毫无道理地辩称,每次他被任命都是因为俱乐部出现了问题,他们的成绩低于预期。这一次他说自己会看看“一家不准备立即成为奖杯攫取者,但雄心勃勃希望成为奖杯猎人的俱乐部。”

  “如果这是一家没有野心的俱乐部,那我不会去。我拒绝丰厚的报价,因为我想要最高水平足球和最顶级的野心,这是我的第二个要求。我的第一个要求是结构性同理心,我想与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工作。我想与之合作的人,是我让我乐与合作的人,我与他们分享类似的观点,我不想在我的想法和其他人的想法之间陷入永恒的矛盾冲突。”

  显而易见的问题是,这家理想中的俱乐部是否真的存在。“这就是我在国际米兰时的情况,确实有像这样的俱乐部。一般来说,这是成功俱乐部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他几乎没有说到任何可让人思考的细节,他谈到一个理想的结构是“五个关系非常密切的球探”,而不是一家坚持要达到“我人生中从未见到过的500名球探”的俱乐部。他说他希望成为这种伟大的“结构性同理心”的一部分,似乎毋庸置疑的是,最终他可能会在某个稍低于平时的层级中寻到它。

  当他在伦敦外出的时候,穆里尼奥说他感受到了自己所应得的尊重。“当我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的时候,我发现了这种尊重”。虽然他无法控制自己在其他地方指出,他所受到的待遇与众不同。他称这个世界为“你所知道的比我所了解的更好的世界”,这似乎通常指代媒体和评论员,但也可能指的是足球当局。

  “譬如,”他指着正在播放联赛杯决赛的屏幕,比赛已经波澜不惊地度过了一个小时。“如果切尔西1-0赢下这场比赛,他们可以做到,我不知道,他们有机会,对某些主教练来说这是一次杰作。而对于另一些主教练来说,这是一场无聊的决赛。取决于不同的情况。”他指的是萨里在对阵曼城的时候摆大巴,这是穆里尼奥战术本上非常常见的一个战术。他提出了一个观点,但他并不止步于此。

  接下来他就两位教练同事西蒙尼和波切蒂诺发表了意见,他说这两个人都是他的好朋友。“你能想象我做了西蒙尼所做的事吗?你能吗?你能想象吗?我很高兴他就是这样做了,但你能想象我做波切蒂诺所做的事吗?会有什么后果?”

  他谈到的是上周两位教练各自做出的反应。首先,马德里竞技在欧冠主场迎战尤文图斯打入第一个球时,西蒙尼抓住了自己的裆部。而在托特纳姆热刺击败伯恩利之后,波切蒂诺直面裁判迈克-迪恩。何塞,你被区别对待了?“是的”。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

  穆里尼奥已经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执教生涯,但他无意离去。 4月份他将前往阿尔加维,他已故的父亲在那里长大,还有一座球场以何塞-菲利克斯-穆里尼奥命名。他的父亲于2017年6月去世,我记得他曾讲过一个何塞-菲利克斯的故事,他是一个升级专家,曾经在12段任期中执教了10家俱乐部,还曾在圣诞节当天被解雇。“是的,曼联和我解约的时候也离圣诞节不远!”穆里尼奥开玩笑说。

  1996年何塞-菲利克斯仍在维多利亚塞图巴尔俱乐部担任临时主帅,当时他的儿子在波尔图担任罗布森的助教,穆里尼奥回忆起那年他们两人同时进入了杯赛半决赛,想要踢一场家庭内部的决赛,但最终两人都输了。他的父亲执教最后一场比赛的时候只比现在的穆里尼奥大两岁,而这位浪子,他还没有停下脚步的迹象。

穆里尼奥专访:我被区别对待了,想去感到快乐的俱乐部